關閉

第九十四章 年度大戲

  吳生將季嫵她們送到鄉下莊子便回去了。

  

  吳生已經將那個中年的男子的尸身停在了后院的柴房。

  

  偌大的莊子只有一個守門的仆從。

  

  季嫵站在門口,麻姑與趙婆子一左一右的站在她身旁。

  

  門口只掛著一盞昏黃燈籠。

  

  望著熟悉的一切,季嫵只覺得格外的親切。

  

  “嬌嬌。”麻姑抬頭看了她一眼。

  

  季嫵勾唇一笑:“我們進去吧!”

  

  這里縱然清苦,可再也不用以假面示人,季嫵的步伐格外輕快。

  

  趙婆子灑掃,麻姑熟練的生火,燒水。

  

  不過片刻,季嫵從前住的屋子便干凈整潔。

  

  屋里燃著炭火,她手中握著熱茶坐在矮幾旁。

  

  顛簸了一路,她讓麻姑與趙婆子都去歇息了。

  

  屋里燭火搖曳,她一個人坐在房中,漫不經心的看著忽明忽暗的燭火。

  

  兀的,她嘴角一勾,臉上閃過一絲冷笑。

  

  棋局剛剛開始,何談勝負!

  

  季蔓以為她贏了嗎?

  

  她眼底閃過一絲譏諷。

  

  夜還很長很長……

  

  “郎君!”高寅正在飲茶,一旁有一個絕美的婢女正在撫琴,江陵突然大步走了進來。

  

  屋里焚著香清淡怡人。

  

  高寅抬頭看了一眼一旁正在撫琴的婢女。

  

  那個婢女抱著琴退了出去。

  

  他抬頭朝江陵看去:“有什么事?”

  

  江陵拱手說道:“回稟郎君,陸離又傳來消息,季嫵讓您通知刑部的人,說今晚季家將有大戲上演。”

  

  高寅緩緩坐直了身子,他已經知道有人上季家認親,季嫵非季伯言所出的消息,已經被趕到鄉下的莊子。

  

  在他看來季嫵是不是季家的庶女毫無差別。

  

  他看了江陵一眼淡淡說道:“依她所言去辦吧!”

  

  “是。”江陵轉身大步離開。

  

  高寅雙眼一瞇,他臉上拂過一絲淺笑,他倒要看看她有多大的本事。

  

  與此同時,公子府的書房之中。

  

  姜策雙眼一瞇“這些日子季家還真是熱鬧。”

  

  龐戎在一旁不明所以的看著他。

  

  姜策抬眸漫不經心的看了龐戎一眼說道:“季家的這個庶女不簡單的很啊!”

  

  不等龐戎開口,他沉聲說道:“你退下吧!”

  

  高寅既然已經插手了,就無需他再插手了。

  

  一聲阿蕓令得秦氏驟然睜開了雙眼。

  

  一個人影兀的出現在她眼中。

  

  “表兄。”她猛地從榻上坐了起來。

  

  虛空道長一身黑色的常服,他外面穿著黑色的狐裘,頭上帶著寬大的帽子,只露了一雙眼睛在外面,他抬手落在秦氏臉上,定睛看著秦氏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阿蕓,我是來帶你離開的。”

  

  “表兄。”秦氏身子一僵。

  

  虛空道長眉頭一蹙,他聲音驟冷:“怎的你不愿意嗎?”

  

  他眼中已帶了猙獰的殺氣。

  

  如今公子策的人,高寅的人,還有刑部的人布下天羅地網捉拿他,他已經走投無路,沒有人知道他廢了多大的周折才來到她這里。

  

  他眼中的殺氣秦氏看的一清二楚,她心中一顫,也不敢當下便反駁了虛空道長,她一臉關切的看著虛空道長說道:“表兄都是阿蕓連累你了,聽聞刑部的去捉拿表兄了,我擔憂的是寢食難安,徹夜難眠。”

  

  秦氏說著眼中已泛著淚光。

  

  她抬手撫上虛空道長的手,淚眼模糊的看著他說道:“表兄你可有受傷?來讓阿蕓看看。”

  

  秦氏光著腳便下了榻。

  

  虛空道長的神色稍稍緩和了一些,他伸手握住秦氏的手輕聲說道:“阿蕓你跟我離開吧!我們去秦國,或者去楚國都可以。”

  

  宋婆子就睡在外面,她早已被驚醒了,她端著一壺熱茶緩步走了進來。

  

  虛空道長驟然抬頭朝她看去。

  

  宋婆子對著秦氏與虛空道長盈盈一福說道:“主母,郎君飲杯熱茶吧!”

  

  秦氏定睛看了她一眼。

  

  宋婆子壓低聲音說道:“奴出去守著門。”

  

  語罷,她轉身退了出去。

  

  秦氏拉著虛空道長的手朝圓桌旁走去,她笑盈盈的看著虛空道長說道:“好,表兄說什么就是什么,阿蕓都聽表兄的。”

  

  兩個人的身影投在窗戶紙上淺淺的陰影。

  

  季伯言今日著實受了不小的打擊,他一腳深一腳淺的回到清風居,他讓仆從給他拿了幾壇酒,將自己關在房中誰也不見。

  

  心中越是在意就越是難以接受背叛。

  

  魏氏提著參湯都吃了閉門羹。

  

  “阿月……阿月……你怎能如此對我……”季伯言一壇接一壇喝著酒。

  

  一直喝的爛醉如泥他才睡過去。

  

  “咣當……”忽的他房中一個瓷瓶也不知怎的竟從架子上摔了下來。

  

  季伯言一下睜開了眼,他醉眼朦朧下意識喚道:“吳生,吳生……”

  

  他一連喚了數聲,吳生都沒有回應。

  

  他全然忘了吳生去送季嫵了。

  

  “砰……”就在那個時候緊閉著的門突然開了。

  

  刺骨的寒風灌了進來。

  

  季伯言一下就清醒了。

  

  他猛地從榻上坐了起來,光著腳便下了榻,他又喚了數聲:“吳生,吳生……”

  

  還是沒有人回應。

  

  他只得提步去關門。

  

  屋里燃著一盞微弱的燭火。

  

  就在那個時候一個人影驟然從他眼前閃了過去。

  

  “誰?”他聲音一高,下意識喚道:“來人啊!”

  

  也不知怎的今日就是無人應答。

  

  霎時間他的酒勁兒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  

  他抬腿便追了出去。

  

  那個人影直奔秦氏的院子而去。

  

  季伯言也追著他進了秦氏所住的院子。

  

  進了秦氏的院子季伯言才發現,今日竟然連一個守夜的人都沒有。

  

  秦氏的房中還亮著一盞昏黃的燈。

  

  這是她一貫的習慣,便是入睡也得點著燈,這些年從未變過。

  

  季伯言眼睜睜的看著那個人影在秦氏的屋子前一閃而逝。

  

  他放緩腳步朝秦氏的屋子走了過去。

  

  也不知什么東西絆了他一下,他低頭一看竟發現宋婆子倒在地上,他眉頭一蹙剛準備開口。

  

  秦氏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:“表兄,你說什么阿蕓都聽你的,你說去秦國我們就去秦國,你說去楚國我們就去楚國可好?”

  

  秦氏的聲音隱隱約約的,季伯言微微一怔,他不由得往前傾了傾身子,想要聽的更清楚一些。

  

  一下秒,一個男子的聲音清晰的傳入季伯言耳中:“阿蕓,我就知道你是愛我的。”

  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庶女毒妃:王爺請接招同類小說推薦 |新書推薦|月下高歌其他小說作品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下一章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 如無意中侵犯到您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應并處理!謝謝! 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幸运飞船开奖记录结果